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口吃研究 >

诺曼米勒“口吃的科学”(7)

时间:2018-10-07 21:04来源:英国口吃协会 作者:BSA 点击:
  马奎尔是加州大学河滨医学院口吃研究特别捐资主席,作为一个终生口吃者,他选择尝试各种可能的药物治疗。他认为多巴胺阻滞剂是抗口吃药物最有可能的候选药物。“每一项关于多巴胺拮抗剂的研究都显示出积极的效果,”马奎尔说。多巴胺药物通过改善纹状体的功能,使言语更加自然。当我们唱歌时,我们会变得流畅,因为我们绕过了有缺陷的纹状体。
 
  杰拉尔德·马奎尔的钱现在花在阿西那平身上不过,他的钱现在用的是阿西那平——一种已经被批准用于治疗双相情感障碍和精神分裂症的药物。在服用了将近一年之后,马奎尔估计自己的结巴减少了80%,现在他正在帮助进行第四阶段的美国试验。
 
  凯特·沃特金斯(KateWatkins)对抗口吃药物治疗的前景持激烈态度。“我认为暗示多巴胺的科学理论是有说服力的,但是大脑成像研究的证据对于多巴胺和GABA并不是特别清楚。”
 
  USCB的罗杰·英厄姆也很谨慎。他承认,有几项研究发现,口吃者大脑中的多巴胺水平比流利控制者高出50-200%,但他批评说,使用的受试者数量太少,无法得出确切的结论。
 
  但至少结巴最终得到了它应得的严肃研究。也许在今天7000万口吃的人被下一波患有这种古老病症的人所取代之前,我们可能不仅对这个被包裹在一个谜中的谜中之谜有了一个解释,而且还有一个解决方案。也许我终于可以自信地说出我的名字了。
(责任编辑:口吃信息网运营中心)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