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口吃研究 >

诺曼米勒“口吃的科学”(5)

时间:2018-10-07 21:04来源:英国口吃协会 作者:BSA 点击:
  与流利的说话者不同的是,在持续的口吃中,他们的右半球在说话时更加活跃,即使是流利的说话。然而,在恢复的口吃者中,凯尔发现左脑半球网络重新发挥了作用。他在一个叫做Brodmann47的区域(BA47)中发现了一种特殊的神经修复,这种修复与包括语音处理在内的多种语音机制有关。在持续口吃者中,扫描显示BA47是不能正常激活的区域之一,但在恢复的口吃者中,BA47似乎又起作用了。“但我很确定,恢复并不涉及神经发生——新神经元的生长——而是神经网络的可塑性适应性变化。”
 
  这种可塑性还有助于解释一个事实,即男孩口吃的人数是女孩的四倍。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ofMichigan)研究儿童口吃问题的张秀银(Soo-EunChang)表示,女孩的大脑可能具有更强的可塑性,这使她们能够更好地适应环境。“有证据表明,口吃的女孩可能在某些大脑网络中有更好的连接,这些网络有助于协调大脑的听觉和运动区域,这可能帮助她们更有能力恢复。”
 
  但是如果口吃是由大脑结构异常引起的,那么是什么首先导致了这些异常呢?双胞胎研究显示了很强的遗传因素,但这并不是全部的答案。在寻找特定的口吃的基因,丹尼斯·德雷纳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重点有多个口吃者——包括一个扩展的家庭喀麦隆家庭与超过40口吃者和一些家庭在巴基斯坦,表亲婚姻的传统会放大这种基因的影响。在一项对近400名口吃者的DNA分析中,他发现了三种在口吃者中反复出现的基因突变。
 
  这些基因编码一种酶,可以分解和回收细胞成分。德雷纳相信,他在口吃者中发现的基因突变,可能会导致与语音处理相关的大脑区域细胞健康循环的崩溃,导致在弓形束状肌等区域观察到的异常现象——比如神经连接缺失。Drayna设想未来那些发现有这些基因突变的人可以接受酶替代疗法来治疗这个问题。
 
  通过观察口吃者的大脑内部,大脑成像技术也为更多的科学治疗提供了希望。20世纪60年代发展起来的一种老派治疗方法涉及到一种“掩蔽装置”,这种装置会在口吃者说话时将白噪音传入他们的耳朵。这种方法的原理是,当口吃者听不清自己的声音时,他们通常会说得更流利。CharlesVanRiper在他1982年的著作《口吃的本质》(TheNatureofStuttering)中引用了一个经典的例子。“口吃的停止发生在创伤发生后的三个小时内,”VanRiper写道。
 
  沃特金斯和她的团队使用核磁共振扫描来找出为什么这可能起作用。他们发现,在语音产生过程中,口吃者大脑中运动和听觉区域的活动不同步,但在口吃者说话时阻止听觉反馈的设备似乎使相关的神经活动更加同步。牛津大学的这项研究是基于2010年以色列莱斯利和苏珊·冈达多学科大脑研究中心的奥伦·西弗尔的研究。
 
  (站长注:一个相关的方法是改变听觉反馈,在这里语音播放以一个小的延迟和/或不同的音高。)
(责任编辑:口吃信息网运营中心)
推荐内容